藍印政策導致的閑置能否解決,要看未來武清在京津冀一體化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能否吸引人口入住。一方面,政府要協調當地開發企業,儘量完善藍印戶口占比較高的樓盤的配套設施,完善公共服務;另一方面,要做好城市經濟發展的定位,發揮區縣優勢
  法制網記者王鬥鬥
  實習生韓鑫廖雯婷
  自5月31日起,天津市停止外省市戶籍人員通過購買商品住房、投資興辦企業和引進人才辦理藍印戶口。至此,出台長達20年的天津市藍印戶口政策正式走向終結。
  據瞭解,藍印戶口是一種介於正式戶口與暫住戶口之間的戶籍。作為四大直轄市中唯一的40萬元起可辦藍印戶口的城市,天津市的藍印戶口擁有者可享受與正式戶口一樣的本地入學、升學考試、高考錄取分數線等待遇。也正是因此,天津市藍印戶口在山東、河北、河南等省份多年來一直擁有火熱的市場。
  而就在藍印戶口政策正式退出歷史舞臺的兩天前,5月29日,天津市武清區成交311套商品住宅,刷新了單日最高成交紀錄。
  自天津市政府4月18日發佈停辦政策信息至5月30日,武清上演了“最後的瘋狂”:43天里,共成交7449套商品住宅,日均成交突破173套。
  儘管數據說明,武清已成為藍印政策最大的受益區域,但不可否認,這裡的藍印“後遺症”問題也最為突出。有專家擔憂,瘋狂售賣藍印房背後,帶來的可能是更高的空置率。
  空城隱憂
  6月1日,記者沿京津高速前往武清區。道路兩側,原來寫有“買房送戶口”、“孩子輕鬆上重點”、“花40萬買藍印房,給高考加100分”等字眼的百幅廣告不見了蹤影。一部分廣告牌已更新了內容,一部分顯示正在招租中。
  武清區,距離北京東南五環僅70公里,是京津冀三個區域交界的中心點。有利的地理位置,令其成為藍印戶口購房人群的首選。
  景瑞花園是純藍印房,建在武清城區邊緣。該小區共有46棟高層,2010年開盤,2012年10月正式入住。
  “剛入住的時候,小區電壓不穩,空調有時候打不開,冰箱總是自動重啟,屋內的燈忽閃忽閃的。”陳老闆是該小區的家裝承包商,兩年來陸續給100多戶業主進行了裝修。
  “在這裡買房的人,百分之百都是為辦藍印而來,我聽說前兩天都賣完了。”陳老闆說,賣歸賣,這小區里住的人卻不多,買房的大多是外地人。“從樓房外面看,窗戶邊有裝‘小鍋兒’(衛星信號接收器)的就是長期有人住的。”
  記者粗略統計了一下,一幢小高層25層,每層住3戶,能容納75戶,但是安裝“小鍋兒”最多的一幢樓,只有13戶。
  在這個占地近16萬平方米的小區內,記者共遇到3位帶著小孩的老人。來自山東的劉奶奶兩年前搬到這裡,她說:“這裡最大的好處就是乾凈,因為人少。水電都有了,就是氣還沒給,物業說要等到住戶達到一定的量才會給開通。”老人還反映,在這裡生活最大的不便就是購物難。
  君利新家園,不同於景瑞花園,位於武清區城郊,2009年開盤,2010年9月正式入住,是開發商為藍印戶口政策專門設計的樓盤,基本全部面向外地購房人。
  小巴是武清當地人,回想起兩年前他在君利新家園租房時的遭遇,他覺得“簡直就是個噩夢”:“樓體一層和地面出現了5釐米左右的裂縫啊,一樓還經常滲水。”
  “連寬帶都安裝不了,理由是施工沒完成。”小巴稱,房子的質量和社區配套設施根本沒法保證。這裡的住戶很少,一到晚上,能看到亮著燈的人家就那麼幾戶。
  走勢看空
  在距離君利新家園幾百米遠的保利香頌河售樓處附近,記者見到了來自河北省張家口市的郭先生。幾天前,他剛在香頌河花62萬元買下一套93平方米的通透房型。
  “孩子今年8歲,買這房就是為了給孩子上個戶口,等他以後考上初中我們再過來住。”郭先生毫不忌諱地告訴記者。
  郭先生也看到了“藍印城”的隱憂:“這裡的房子大部分是空的,人氣並不旺,不適合投資,藍印取消後,武清房價肯定會降。”不過他說,為了孩子,也值了。
  花溪畔樓盤,主要是針對藍印戶口設計的70多平方米的一室小戶型。據房產銷售員王小姐透露,幾天前,花溪畔專門設計了一套49平方米的住房,雙陽戶型,對外銷售35萬元,但若客戶辦理藍印戶口,則可在合同上更改為40萬元。
  “自從藍印戶口政策取消的消息公佈以來,40多萬元的小戶型成為購房者哄搶的對象。這種專為藍印設計的住宅價格雖然便宜,但大多數並不是以住房需求為目標設計的。”王小姐稱,這種住宅往往為雙陽小戶型,還不到夏天,室內就已經熱得受不了。
  “藍印房基本沒有升值的空間,而且轉手困難,本地人寧願賣兩套還遷房在高檔社區買一套商品房,也不願意接手這種二手房,最後只能長期廢在那裡。”武清的哥小吳說,“幾年前,有一位來自鄭州的商人為了孩子中考,在這裡花56萬元買了一套房,孩子沒有考上重點中學,他只能把房子虧本15萬元低價轉讓。”
  小吳稱,在武清,很多小開發商純粹是抱著撈一筆就走的心態,不講究配套設施的完善。
  君利新家園小區內,聚集著四五家房屋中介,不到20平方米的門面房裡貼滿了二手房出租出售的廣告。
  “在這裡買房的都是為辦藍印戶口而來,四五年都不在這裡住,所以現在90%以上的房子都租給了來武清打工的外地人。”金英中介李小姐說,“他們一般兩三家人合租一戶,晚上僅有的那十幾戶亮燈的就是他們。”
  “藍印樓”,就是專門為了辦戶口而蓋的高層小戶型板樓,不考慮戶型舒適度,空置率很高。李小姐坦言,這樣的二手房不太好賣:“剛成交一套39萬元的房子,當初是53萬元買的,業主著急就賠錢賣了”。
  回歸市場
  “購買藍印房的是流動人口,如果一個地區的房地產是由流動人群支撐的,就必然會導致這個區域的高空置率。”長期研究房地產的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教授周京奎拋出了這樣的觀點。
  周京奎認為,藍印政策取消之後,一方面,它失去了獲得戶口的價值,另一方面,剩下的純藍印房不適合改善型需求。如果樓房的使用價值和增值潛力兩者均不具備,就會存在更多的樓房空置。
  在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講師孫兵看來,武清出現房屋空置,說白了還是區位決定的。房子提供的公共服務還沒有完善,配套設施不齊全,形成了這種買了不住的問題。“只有房子,其他的配套沒有,這會帶來短期的虛假繁榮,並不能帶來持續性的需求。”
  不過,孫兵認為,天津是直轄市,地方經濟的發展還是不會出現太嚴重的房地產泡沫。“可能短期內會出現存量過多,消化周期可能達到十年甚至二十年,但不會形成鬼城,在京津冀發展的背景下,天津還是能吸引比較多來自北京的投資。”
  對此觀點,周京奎表示贊同,這種藍印政策導致的閑置能否解決,要看未來武清在京津冀一體化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能否吸引人口的入住。“未來市場的空置能否在幾年之後被消化,還應該看開發商的供給結構是不是會有較大的轉變,即從針對藍印政策為導向的住房轉變為改善型的住房,拉動真正的住房需求。”
  周京奎建議,一方面,政府要協調當地開發企業,儘量完善藍印戶口占比較高的樓盤的配套設施,完善公共服務;另一方面,要做好城市經濟發展的定位,發揮區縣優勢。
  “政府要按照市場機制來走,這種以戶口政策拉動的短期房地產繁榮是非正常的發展,市場最終會走向自己的發展規律,應該依靠市場需求來推動,調整供房的模式,回歸市場真實的運行狀態。”周京奎最後說。
創作者介紹

玩具

jw38jwqqz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